香港舊路軌的故事2-cover

香港舊路軌的故事 2 —「路軌當廢料賣的故事」

  • 於 28-11-2021 更新
  • 頂闊(cm)底闊(cm)高(cm)規格 / 備註
    蓮麻坑礦場礦軌2.85.37.1
    蓮麻坑礦場槽軌101515槽軌,電車或城市輕軌用
    古洞6.310.610.8接近 60lb
    燕崗6.3*12.912接近 85lb;*頂部被削去
    城門水塘礦軌2.856.4接近蓮麻坑礦軌
    城門水塘槽軌101515與蓮麻坑 Level 5 的一樣
    城門水塘宿舍路軌NA10.410.4接近 55lb

    *再說一遍:舊路軌生銹、發漲,所以沒法量度準確尺寸,只能估計最接近規格。


    古洞……來路廢料?

    路軌位於古洞北小村裏,豎立在小路旁,上面焊了支架,用作「電燈柱」— 「電燈柱」不是指安裝電燈的柱,而是指供電給電燈的柱,即是電線桿。在西門子電報桿大菴燒窰的故事裏,老一輩村民都把電力帶到新界的桿稱為「電燈柱」,因為電力帶來最顯著的改變,就是點亮了鄉郊房屋的電燈。

    古洞北將發展成密集住宅區,寧靜鄉郊生活將不復見。村裏部分住戶已遷出,所以沒辦法找到戶主查詢路軌的來歷。

    路軌上印上模糊英文及數字,拓印後得下圖:

    古洞路軌拓印
    古洞路軌拓印

    F & I CO. SEO 60S. XM. 99.

    一位英國鐵路工作者看過拓印後,指出 “F & I CO.” 是 “CF&I”,即是 “Colorado Fuel and Iron Company”,是美國鋼鐵公司,經營不同礦物開採及路軌生產。翻查該公司路軌的規格表,”SEO” 應為 “SEC (Section)”;“60S.” 表示 60lb,而量度得出的尺寸亦頗接近 60lb 路軌;”99″ 是生產年份;唯獨是 “XM.” (或近似字母)未有闡述於規格表裏。

    Colorado Fuel and Iron Company 路軌沒有被引進香港的鐵路系統,因此估計是以廢料賣到本港,如營盤下的路軌同一故事。


    燕崗

    古洞旁邊一河之隔的燕崗,是仍以農耕為主的村落,有幸避過發展的命運(暫時?)。

    這一小截路軌是村口小矮牆的支柱。小牆以工字鐵為支柱,唯獨只有一支路軌。量度後是 85lb 規格,是過去九廣鐵路採用的規格。


    蓮麻坑礦場「兩種路軌」

    尋找西門子電報桿時,重遊蓮麻坑礦場。很多遊人早已留意到,礦坡邊的水泥牆上面插住兩條路軌,它們是給礦車行走的路軌,尺寸較小,像遊樂場小火車的路軌。

    不過,蓮麻坑礦層裏有另一種尺寸路軌用作支架。這種稱為槽軌的路軌被用於蓮麻坑 Level 5 礦層裏 — Level 5 是礦場大規模開採時期的主要礦層,也是蓮麻坑礦場佔地最大的礦層 — 今天被稱為「六號洞」的宏偉「遊客例牌景點」不過是 Level 5 的小小夾層。

    槽軌用於 Level 5 的直井上的工作平台及礦層的支撐。槽軌的特色是頂部有凹槽,讓輪緣在凹槽裏滑動。有凹槽的頂部是為了方讓路軌安裝在水泥或瀝青路面下,一般是用於城市輕軌上,包括香港的電車,大家下次搭電車時不妨留意一下被水泥包住的路軌。


    城門水塘又有槽軌!?

    巧合抑或裏有原因?蓮麻坑礦場採用的礦軌和槽軌,竟然雙雙出現在城門水塘!?

    2017 年友人在城門水塘大壩不遠的山坡上發現這對礦軌槽軌,當時他以為是工字鐵,不了了之。幾年後,有讀者看過之前兩輯舊路軌的故事後,報料這對路軌。

    一對路軌垂直插在水泥地上,初部估計是支撐物,但支撐過甚麼呢?

    軍用?

    路軌幾百米外是機槍堡,是 30 年代末期興建的醉酒灣防線上其中一個防禦設施,經坑道連接其他機槍堡和指揮中心。推論一:路軌會不會是興建防線時的臨時建築?

    水利?

    同樣 30 年代,城門水塘工程進行得如火如荼。當年有約 2500 工人開工,他們在工地山頭搭建各類型建築及機械。推論二:路軌是當時工地上某幢建築物的支撐?

    礦業?

    與路軌一峽之隔的山頭,有同樣始於 30 年代的仁興礦場。當時,興建大壩偶然發現礦脈,就是仁興礦場的由來。礦脈位於大壩北面,所以礦場主要以開採北坡為主,不過,當時大壩東南面亦有少量開採。推論三:路軌像蓮麻坑礦場一樣,以廢料用作支撐?甚至購自同一個供應商?

    廢垣

    路軌的位置在 70 年代地政地圖裏以廢垣標示。究竟它是軍事、水利或礦業呢?

    遠東時報(Far Eastern Review)》1934 年 11 月號報導了城門水塘興建,圖文並茂,其中一幀照片拍攝了廢垣的位置。當時有幾幢建築和起重機,旁邊有一條陡斜的路軌系統。根據報導,山坡上是礦石處理廠,礦場位於山谷底,位置是今天城門隧道中間的天橋下方。礦石以路軌系統從下而上被運送到處理廠,製作成一片片水泥組件,以起重機吊到大壩旁邊。

    此外,隊友 Tymon 提供了兩張發黃舊照及地圖,顯示 1936 年間該建築物、礦場及路軌系統。(Tymon 對城門水塘歷史的報告《Hong Kong Water Supply – Shing Mun Reservoir》)

    下面三張照片同樣來自《遠東時報》,記錄了工地內兩組路軌系統,分別用於開鑿大壩溢流口底部,和運輸礦石往山腰的處理廠。觀察照片,前者鋪重軌、闊軌距,讓較重型車卡行駛;後者鋪輕軌、窄軌距,建於非常陡坡上,使用香港山頂纜車南非好望角海參崴都採用的交匯上落方式……大家留意,照片裏的礦軌和枕木,像不像今天散在原址上的呢?(不妨看看影片)

    因此,我相信一對路軌的由來與興建城門大壩有關,不過,蓮麻坑礦場裏何解有另一對孖生兄弟?難道真的如上面第三個推論,購自同一個供應商?

    香港 “舊槽軌” 的故事

    本文刊出後,有幸獲香港電車文化保育學會會長謝耀漢提供本港電車軌的資料,並在該會主辦的展覽裏,量度由電車公司借出的路軌展品,尺寸與城門水塘及蓮麻坑礦場一致。

    一不離二

    除了這對「路軌 — 槽軌」外,大壩工地另一邊亦找到舊路軌。路軌垂直插在水泥座裏,估計亦是支撐物。

    《遠東時報》介紹,當時開工的 2500 工人,分別居住在工地西面的兩個宿舍區 European Quarters 及 Coolie Lines。舊路軌位於 European Quarters 西北十幾米外,究竟是宿舍的一部分,還是軍事部署呢?

    路軌旁有水泥小徑及疑似戰壕;翻查 30 至 50 年代地圖,這裏曾是「Powerline(電燈線)」。《遠東時報》報導,當時兩個宿舍區並非被規劃作臨時建築,而是當水塘竣工後成為高尚住宅區,因此宿舍房屋以木及水泥建築,有客廳、睡房、廚房、洗手間、洗濯房等,亦有來水及排污渠,甚至小型醫院,打造成設備完善的小社區。

    今天,European Quarters 位置只有殘破地基,路軌會不會是宿舍區的支架?水泥小徑是不是宿舍的通道呢?

    縱使路軌頂闊因嚴重生銹致不能量度,路軌的高度和底闊約 10.4 厘米 — 假如記得《九廣鐵路舊路軌的故事》的內容,正是沙頭角支線使用的 55lb 路軌!沙頭角支線於 1928 年停運,路軌被當廢料賣,而城門水塘於 30 年代興建,符合接收舊路軌的時序!

    30 年代 European Quarters 及 Coolie Lines 位置(紫線為今天地圖)(Tymon 提供)。
    30 年代 European Quarters 及 Coolie Lines 位置(紫線為今天地圖)(Tymon 提供)。

    廢料廠

    之前兩篇舊路軌的故事裏,多次提及「路軌當廢料賣」。港鐵不定期會有舊路軌(廢料)招標,另外營盤下的村民亦證實村裏的路軌是購自附近廢料廠,還有相信是來自美國 Colorado Fuel and Iron Company 的古洞路軌。

    可惜,它們都不能追朔確實年代,只能模糊地看到是幾十年前的事,經過城門水塘和蓮麻坑的巧合,「路軌當廢料賣」這門生意相信至少存在了一個世紀。

    今天,在沙頭角鐵路走線上有一所廢料廠,堆放了幾百條舊路軌,尺寸接近港鐵用的 UIC 54。拍照這天下着雨,廢料廠中門大開,但冇人。翌日再去,這批路軌已經「出庫」,可見舊路軌有一定市場!


    龍躍頭站的路軌?

    過去沙頭角支線有龍躍頭站,是簡陋的「叫落站(「隨意站」)」。有當地老村民看過《100 年後沙頭角支線,仲有遺蹟搵得到?》及之前兩篇舊路軌故事後,告訴我龍躍頭舊路軌的故事。

    九廣鐵路舊路軌的故事》介紹了不少散落全港不同地區的沙頭角支線路軌。不約而同,這些舊路軌只是一支起兩支止,不過,龍躍頭有一戶人家用一批沙頭角線舊路軌當籬笆把田地圍起來。

    老村民描述,這批路軌是當沙頭角支線停運時拆過來當籬笆,直至 80 年代仍見「路軌籬笆」,足足有六十幾年歷史!我嘗試在沙頭角支線走線(沙頭角公路)兩旁尋找,搜索了整片龍躍頭覲龍圍、軍地一帶,可惜,現存的農田上找不到「路軌籬笆」。

    翻看舊航空照片,沙頭角公路兩邊於 80 年代尚有大量農田,90 年代起公路旁的農地被各種建築取代,沙頭角公路兩邊發展成貨櫃場、貨倉、回收場……林林總總,包括上面買入大批路軌的廢料廠,因此,這塊農田可能已不存在,也有可能某年某月「路軌籬笆」被換上新的籬笆。總之,暫時未找到「路軌籬笆」,也沒有其他村民有更多資料。


    不知不覺,香港舊路軌的故事寫到第三篇,能夠發掘琳琅滿目的路軌遺蹟,多得各路讀者報料及當地村民的幫助!上篇末端寫過,香港彈丸之地竟然有不同功能的舊路軌,而且越找越多,總有一支響身邊!最後,冀望不變,就是不久將來繼續寫更多香港舊路軌的故事。



    未有留言

    新增留言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