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6502

香港茶餐廳 II

某茶餐廳的龍蝦意粉(不過,此與本文無關)

某茶餐廳的龍蝦意粉(不過,此與本文無關)

香港茶餐廳林立,寫過上篇後,竟有讀者 email 我,問我仲有冇好介紹及勿到之處?既然如此,再寫 part II。

(2017 年 remaster 版本)

二月三日到旺角花園街市政大廈某茶餐廳  — 其實稱為茶水檔比較適合。(2017 年按:已執粒不單止,已經易過幾次手。)

中午餐牌有六個選擇,天天新款,連湯及飲品,$19

所有午餐是即煮的,不像有些茶餐廳把煮好的配料淋上熱汁便算。

廚師和侍應是同一人,老闆則坐在廚房旁邊讀報紙。

我點了麻婆雞扒飯。

飯上枱,見一隻巨大煎旦把整碟飯遮着,我以為來錯芙蓉旦飯。

廚師+侍應見我神情有異,立刻說:「麻婆雞扒飯丫嘛。」

「有煎旦?」

「我鍾意咪得囉。」

幾天後,又路經附近,便與友人再光顧。

今天中午餐牌有六個選擇:梅菜排骨飯、干炒牛河、葡國雞飯、什扒飯、蒸烏頭,第六款忘記了。

我與友人同時點了什扒飯。

什扒飯上枱,「什扒」有豬扒、火腿(厚切)、煎旦、蕃茄和菜心。

友人的什扒飯卻有不同配搭:豬扒、火腿(薄切)、香腸及雞扒。

「咦,我呢碟冇菜心?」友人說。

「我都係第一次見什扒飯有菜心,不過我冇香腸喎。」

「但你有煎旦。」

其實什扒飯沒有明文規定要用哪種扒,所以此茶水檔廚師隨意選料,不泃泥於塵世,從午餐中找尋人生哲理。

搭枱的老坑(中國籍、男、五十至六十歲)突然向老闆大喊:「我 X 你老母呀!」

老闆(中坑、肥胖、中國籍、男、四十至五十歲)立刻趨前,道:「乜 X 野呀?」

老坑:「碟飯得三舊排骨,有冇搞 X 錯呀!」

老坑原來點了梅菜排骨飯。

老闆不慌不忙,取起一支叉,伸向飯裏,說:「我 X 你老母,一睇落去就知唔只三舊排骨!」

老闆把飯上的排骨由右至左,逐粒撥開,邊撥邊數,手勢如賭番攤。

「一粒、你老母、兩粒、你老母……」

結果數出一共九粒排骨。

「啲梅菜壓住啲排骨呀,你老母!」老闆說。

老坑面露尷尬:「係喎,X 你,睇唔到添。」

老闆走開,仍掉下一句:「X 你老母!」

老坑立刻還拖:「收多我五蚊啦!」

老闆說:「我大你三蚊,X 你老母!」

老闆返回原座,繼續看報紙。

突然,老闆拍枱,向着隔離枱的少女(菲律賓籍,二十至二十五歲,家務助理打扮)大喊:「小妹,碟飯好唔好食呀!?」

菲藉少女慌忙點頭。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三日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