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1444

香港茶餐廳

沙田某茶餐廳的「大早餐」:圖中食物外,尚有火腿通粉、咖啡或茶。食完可以唔食晏晝。

沙田某茶餐廳的「大早餐」:圖中食物外,尚有火腿通粉、咖啡或茶。食完可以唔食晏晝。

香港茶餐廳林立,近來因工作需要,光顧的次數頻密了,所以寫了一篇趣聞及三篇試食。

(2017 年 remaster 版本)

(一)粉嶺某大排檔

粉嶺某大排檔(2017 年按:現已執粒),午餐是:( 不過餐牌與本文無關)

午餐

牛肉公仔麵或通粉
火腿奄列
咖啡或茶
(凍飲加一元)

下午四時許,茶餐廳出現一名七、八歲孩童。以下節錄孩童與茶餐廳伙計對話。

(細:細路   伙:伙計)

伙:「細路,食乜嘢?」

細:「我要午餐。」

伙:「午餐晏晝先有㗎喎!」

(我立刻望望面前的午餐,一呆。)

細:「咁,快餐啦。」

伙:「快餐未必你想像中咁快喎。」

細:「咁,常餐呢?」

伙:「常餐唔係經常有。」

細:「晚餐啦。」

伙:「晚餐夜晚先有㗎,喂,細佬,究竟你想食乜㗎?」

細:「我唔知呀。」

伙:「車仔麵好冇?」

細:「但我冇車牌。」

伙:「你老豆有車牌咪得囉。」

細路結果被屈了食車仔麵。

 

(二)「澳門 X 餐廳」

今天光顧某小型連鎖茶餐廳「澳門 X 餐廳」,點了早餐 A:

早餐 A

西煎雙旦
多士
沙爹牛肉麵
咖啡或茶

侍應捧餐上枱,份量大,味道亦不錯。一面吃一面再看看餐牌,餐牌上大字標明「澳門特色」大字,甚麼澳門街風味澳門獨有風味,可是桌上早餐不就是香港常見的例牌早午下午常餐嗎?

 

(三)牛頭角下村裕記茶餐廳

一月九日,途經牛頭角下村裕記茶餐廳(2017 年按:當然已執粒~~~),門框上掛上「冷氣開放」四大字,下面堆了一盤盤菠蘿油及蛋撻。

茶餐廳分作兩部分。鋪面內的確冷氣開放,我卻坐在另一間由木板及鐵片僭建的「廂座」。「廂座」和鋪面被居民的通道分隔。

常餐 $20,以牛頭角這種罨耷茶餐廳竟索價 $20?好奇心下,立刻叫了一份。(2017 年按:這是 2005 年價錢,在(一)的粉嶺某大排檔,相同的套餐是 $16)

常餐

沙爹牛肉麵或意粉
火腿煎蛋
牛油方包
咖啡或茶
(凍飲加兩蚊)

$20

常餐上枱,見沙爹牛肉麵裏沒有牛肉,心中一快,因為有質素的茶餐廳及粉麵店才會把肉料置於麵下,麵條才不會被浸淋。

吃進口裏,咦!麵是被煮熟,不是被浸煮!

火腿煎蛋上枱,是正統西煎 一 蛋白邊緣微焦帶脆,蛋黃仍是流體狀。火腿是普通三花牌火腿,味香帶甜。特別的是,蛋和火腿是用生油煎 — 這年頭很多餐廳愛用乾煎或象徵式落兩三滴油便算(外國人或許還以為我們仍活在三反五反的年代)高級餐廳及扮高級的低級餐廳仍迷戀橄欖油這種沸點低,味淡,只適宜混進沙律及作低溫煮食,不宜用作煎炸的油。

可惜,奶茶奶太多,茶也淡。不過,$20 的確物超所值。

 

(四)「港 X 港食」

牛頭角再往東走就是觀塘。上星期與友人到觀塘開源道的「港 X 港食」– 豎立於觀塘工廠區內(2017 年按:現已 upgrade 為「觀塘商貿區」),裝修高雅、設有露天座位,一派歐陸風味的「高級茶餐廳」。

十一時到達,早餐時段剛好結束,只好點麵餐:

麵餐

煎蛋 十 肉丁配出前一丁麵
咖啡或茶

$18

上枱,只見煎蛋置於麵上,不見肉丁,難道與裕記般有質素?

非也。麵仍保持長方形狀。廚師大概認為用熱水可以浸熟出前一丁麵?!喂,呢個唔係福麵啊!就算要浸,都唔該好似學校小食部咁俾個蓋我好嗎?

煎旦是難民營的傳統煮法 — 把蛋底面煎熟後再放進大焗盤焗至全熟及變黃。煎旦可以用筷子夾起,咬一口,再掉到湯裏,再夾起,再咬,好像吃豬排一樣,不過沒有蛋香和味道。

肉丁到了哪裏?麵底發現少量肉碎,大概是兩片肉丁切碎的份量,用叉才勉強撈到幾小塊。

一般而言,高級裝修格局配上「食字」、「幽默」的餐廳名字,大多是家剷的食物。(其他例子有九龍城「口 X 舌滑」甜品)

徦如鬼佬或自由行因「香港是美食天堂」美譽慕名而至,見店名叫「港 X 港食」,立刻中伏,大罵:「你們就以此引以為傲?」?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