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power2009

環島行 2009 回憶錄

 

通往山頂廣場的馬路水洩不通,交通警員忙於指揮交通,我們隊員四人連隨行攝影師 Alex 基悠閒地在的士內,看看霧氣、看看廉價豪宅、看看普普通通豪宅、看看從普普通通豪宅走出來的菲傭。

除了交通警外,一切都十分悠閒。

山頂廣場十分擠迫。寄存行李後,大會宣佈比賽開始 — 時間掌握啱啱好。

四十五分鐘前,我們仍悠閒地在灣仔的「大X鑊」食早餐、歎報紙,十足四條老坑。

老坑稍後不是去維園,而是打的上山頂。

從 Dash24 蛻變為 Dash8,顧名思義,是以挑戰八小時為目標。(不過隱藏目標是七小時)

Dash8 隊員有電兔 Kendell 、Homan 、C_Foo 及 Kay。

早上 8:30 從起點山頂廣場出發,沿港島徑從西向東橫越香港島。

港島徑第一段以盧吉道為首。三天前的最後一課訓練,這裏一點兒霧氣也沒有,棧道下的維港兩岸晶瑩剔透。我說:「只要大陸的廠佬(俗稱港商)執多幾間,我們的空氣就清新多些。」

儘管藍天接近了,不過今晨又濃霧深鎖。

看不見有多少參賽者在霧裏穿插、奔、走、行、拉蛇、喪跑。最仆街的,就是為了體現團隊精神,穿上隊服,一字排開慢跑的仆街隊伍。仆街隊突然剎停,抓出相機,一字排開。影完、跑幾步、再剎停、一字排開、笑、港女 V 字手、影!

這種體現團隊精神的行為,不是揸兜馬拉松的特色嗎?

難道,香港已經進入全民運動的時代?

按訓練時之部署,第一段盧吉道以慢跑完成。

離開盧吉道後下山往薄扶林水塘,大路變泥路,既窄兼斜,因此此段下坡路是預算的首個塞車位。

進入叢林後,前面參賽者的步速再次減慢,有些人顯得不對勁,大概估計他們剛剛發覺:「港島徑不是輕鬆愉快的石屎路嗎?」

由始至終,網上世界都流傳着一個訊息,就是港島徑是一條石屎路,而且難道不高,就算主辦機構綠色力量的網頁亦把它形容為「……一 般 都 巿 人 只 要 稍 加 練 習 便 可 以 應 付 這 個 挑 戰……」

我們沒有綠色的力量,因此不能輕視這個挑戰。為了應付這條石屎路,Dash8 進行了共七課的訓練,訓練的密度比當年毅行者還高。

不久,一行四人少年從後趕上。其中一人說:「我地預咗五個鐘行完啦。」

「八個鐘啦!」另一少年回答。

「快 d 行完啦,我趕往走呀,星期一有 mid term 呀。」

四人提高速度,從我們旁邊通過,幾秒後消失於彎位。

其中兩人穿 All Stars 布鞋,另外二人穿板仔鞋。

國內「淑女高跟鞋登五巖」已老生常談,今天目睹「港男板仔鞋馳山徑」。

青春無價。我們追逐青春,走出叢林,通過第一段終點。

至比賽完成,我們也沒有遇上板仔少年。不知他們能否完成目標呢?

第二段開始是一段上斜,差不多登頂時,旁邊見一肥仔。肥仔剛爆偈,瞄了我一眼,我無奈地看他一眼,暗肘:「再見、下年見。」

轉入馳馬徑。林蔭下之遠眺山下之薄扶林水塘,平日宜慢步,欣賞兩旁生態。

訓練前曾到此地探路,赫見山野動植物物種豐盛,乃生態旅遊好去處。(詳情見小島日報 — 港島徑生態遊 )

下山至引水道。與盧吉道之「擠塞」相比,此處只可以以「大蛇屙尿」形容之!引水道闊度不足一米,除令仆街隊伍不能一字排開外,連爬頭的空間也沒有。

剛才奮力喪跑的選手似乎已乏力,以怠速帶頭,形成拉蛇狀況。此段參賽者大可自備 NDS 娛樂或使用手提裝置處理私人事務。

蛇頭終於抵達 Check Point 1。我們以一小時一三十分鐘完成第一、二段。

第三段為 6.5 公里之密林泥路。從這裏開始,我們追上 7:30 am 出發之組別。

與我們差不多速度的,是一隊洋妞選手。

洋妞選手隊以跑數百米、行數百米為戰術,我們則以全程輕快步。

我們曾討論過,上述兩種戰術哪種有利?經過分析和實踐,發現兩者互有長短。

洋妞戰術由於腳部不會重覆相同動作,小腿負荷較小;我們的輕快步則耗費體力較小,但腿部易倦。

總括以洋妞戰術速度為高。

結果洋妞首先完成第三段,但需要於灣仔峽休息。我們則繼續奉行「一路行一路抖」之毅行精神,於第四段放甩洋妞。

由於第三段中段 — 灣仔峽– 是 10 公里組別之起點,因此第三、四段突然湧現大群師奶、盲毛、禿頭男等。他們全副新手裝備 — 太陽帽、行山杖、扇、傘、收音機、指南針,甚至有顧家好男人帶備巨型背囊,外掛有地蓆及睡袋,估計內有帳篷及數天食糧,準備之充足,足夠應付亞馬遜森林探險,對於 10 公里賽程綽綽有餘。

收音機傳來粵曲悠悠,頓覺置身晨運公園。

香港已經進入全民運動的時代了!

可是,我們不是來唱粵曲和晨運;我們是以八小時為目標的!

走出灣仔峽,轉上中峽道。中峽道至布力徑是一段寬闊的長命斜,正好給予我們機會突圍。

一星期前日間訓練時曾經於此路段迷失。我們光天化日發雞盲,於灣仔峽盲目前進,錯過通往中峽道之路口,直奔引水道末端。

引水道末端是俗稱「地龍」之地下水道。洞口刻有「1969」。洞口高 1.7 米,足夠成年人進入。據山澗專家表示,該水道通往柴灣。乾旱季節會有冒險專家入內探秘,但只適宜極富山澗經驗人士參與,而且此舉有可能觸犯法例。

而山澗專家亦重申,「山澗專家」與「冒險專家」並非同一人,讀者切勿胡亂猜測。

經過「1969」後,可左轉上「極之費力之山徑」,拾級抵達布力徑。

講開又講,第四段很邪 — Homan 與 C_Foo 某次光天化日下訓練時,C_Foo 人有三急,於草叢小解。完事後發覺草叢後有一石碑,尿撒於其上。二人繼續前進,於接近第四段出口時懷疑鬼掩眼,越走越長,後來從一小徑步出,赫見置身於第四段中間,迷迷糊糊間逆行了二十多分鐘。

另一次,又是光天化日,我和 Kendall 及 C_Foo 三人於第四段與一鬼佬及其狗迎面而過。十多分鐘後,又與鬼佬及其狗迎面而過。最後於香港仔上水塘一 BBQ 位再遇鬼佬與狗。

走出布力徑,到達大富翁遊戲之著名景點 — 黃泥涌峽 — 與淺水灣、石澳組成大富翁最貴地段。

不知是否大會為了營造熱鬧氣氛,抑或方便參賽者交通往返,這裏是 10 公里組別之終點、25 公里之起點,和 50 公里之Check Point。

結果是人車野狗動不得。

我們在此歇了五分鐘。攝影師 Alex 基及 Willy 替我們拍照後,我們擠進人群車群,進入第五段。

第五段入口有大會工作人員註守。正值中午,我見工作人員從大紙盒掏出一盒盒疑似焗豬扒飯物體,我立刻伸手又要。

「唔係俾你地食㗎!」

我只好取了幾條香蕉,大步往渣甸山。

第五段由渣甸山和畢拿山構成。雖然只有短短四公里,但被漁護署譽為「極費力難行之山徑」,不過與麥里浩徑之任何一山相比,難度差天共地。

但我們從不輕視港島徑,所以早前之訓練均以此兩山作膽,三四段,或六七段,或六至八段為腳,作一膽拖一腳或兩腳作訓練。

人龍繾綣山麓,天高氣爽,參賽者奮力向上爬。登渣甸山,向山下望,半個港島鬧市收盡眼底。

鬧市與郊野原來只有一巒之隔;沙士和禽流感是個警號,告誡人類的活動已經侵犯了自然。人們有空的話,不妨站在山野,看看地球的面貌。

順着人流,越過山坳,沿石礦場側上畢拿山,再下大風坳。保守計算,單是第五段,我們已輕易超越至少二百人。

第五段花了四十五分鐘完成。從大風坳 Check Point 取了香蕉,邊吃邊走進第六段。

第六段長 4.5 公里,超過 90% 為下山石屎路。由於估計第七段會極為擠迫,我們於此段起跑。

下山是我的弱項,因此不出一分鐘,隊友已把我拋離甚遠。

十分鐘後,我亦抵達大潭水塘。

水塘旁正進行工程,車道被木圍板阻隔,大會卻沒有設置告示,結果是一男一女外籍參賽者跑上水壩,然後往山上跑。

我見狀大聲喊停二人,奈何他們跑太快太遠,而山亦很高。

從木圍板「攝」出車道,繼續往山下跑,不久進入樹林。這段報稱一公里的樹林路跑極都跑唔完,而且美境欠奉。

經過數十級向上樓梯 — 乃第六段唯一「極費力難行」的地方 –,扺達大潭道 Check Point。

此裏本應有能量食品提供,但工作人員報稱沽清,不過有條四眼工作人員寸寸貢地表示最後一盒(係一盒,唔係一條)已留待自己享用。

幸好我們訓練有素,否則大安旨意相信此站有補給食物的話就真係「大檸樂」了。

我們之後的參賽者是否一樣「大檸樂」嗎?

第七段是平坦但極狹窄之引水道。我們預料大部分人會在這路段起跑,但實際跑得郁的又少之又少。

訓練時認為此路段冗長(7.5 公里),所以跑步的話,或者可以早點了結沉悶。

我們四人只有 Kendall 跑得郁。

右邊海灣對岸是依山而建的紅山半島。縱使山不紅,灣卻彎,路更彎,令我們想起「轉埋個彎就到」這句說話。

稍為「一路行一路抖」後,我嘗試慢跑,不過跑了幾十米,還是認為快步比較舒適。

後來又利用毅行者策略–「跑一支標距柱、行一支標距柱」– 事實上,訓練時亦以此策略練習,結果把此段時間縮減十五分鐘。

可惜好景不常,甫起步 — 前方見有人 — 減速 — 遇到暗上斜 — 再減速 — 遇到暗落斜就跑快兩步 — 又見前方拉蛇 — 我膝蓋硬化 + C_Foo 將近抽筋,咦,到標距柱了,可以抖五百米。

見下一支標距柱時,雖然希望「轉埋個彎就到」,可是現實是「轉多幾十個彎都未到」。

右眺仍是紅山半島 — 我們彷彿在通往過去的時光機裏前進。

大家好像不想起跑,哪麼臨時決定把「跑一支標距柱、行一支標距柱」策略更改,令其更富彈性。

雖然 Kendall 堅持「跑一支標距柱、行一支標距柱」,我們卻享受彈性策略。

奇怪的是,每數百米我們追到他的身影一次。

途中,我們遇到一隊身穿黑衣、從後趕上的隊伍。四條中坑樣衰,大剎紅灣半島美景,更柒頭柒腦地高聲呼喝「讓開」、「讓開」。措詞語調極不禮貌。

你喊「讓開」,咁讓你左定右呢?稍為有點行山經驗的,就算穿板仔鞋行山,也懂得喊「左邊唔該」(鬼佬洋妞則喊”on your left please”)。雖然今天是慈善活動,但始終是比賽,希望參賽者具備基本體育精神。

但最仆街的,是黑衣中坑又唔係跑得真係好快。

第七段末 — 右邊仍舊紅山半島,左邊是「680級樓梯」。

一星期多前的訓練,C_Foo 第一次行經此路段,我們早已告訴他末段有「680級樓梯」,不過是向下的。(現實是向上的)

儘管我也疲倦,但隊友仍不忘在樓梯前大聲重覆「680級樓梯」、「680級樓梯」,目的是把其他人僅餘的鬥志打沉。

慢慢拾級而上。超過一半時,身邊鬼佬問:「How much time?」我答:「not half yet」鬼佬立刻洩氣。

橫過石澳道,進軍第八段 — 港島徑中最長的一段,長 8.5 公里。

從石澳道 Check Point 至龍脊的起點,是另一個「680級樓梯」。

龍脊幾年前當選「亞洲最佳山徑」,因此遊人絡繹不絕。除了 50 公里和 25 公里的參賽者外,一般登山客也插進一腳。

整條龍脊頓時負起MK咁多人,龍似乎也強烈感受到香港已經進入全民運動的時代了!

有一次訓練,於龍脊遇上迷霧,看不見紅山半島,亦未見大浪灣。

今天,喧嘩聲從大浪灣傳上來,特別是疑似大會主持的女人,其聲音之尖、銳、吵,直達龍脊最高處。

對不起,我渴望聽到的,是風聲和海浪聲。

離終點尚有大概五公里,我們從龍脊下坡。前方肥鬼佬參賽者牽住兒子,一字排開,慢步下斜。我(用英語)和另一鬼佬(用純正英語)請他讓路,肥鬼佬老豆充耳不聞,繼續親子活動。

(後來我聽到鬼佬與兒子以純正英語交談,確定肥鬼佬是充耳不聞。)

這條龍拉了大約五分鐘,直至抵達龍脊底,路變寬,眾人爬頭。右轉進密林,我被地上樹根摔倒,擦傷膝蓋。

看看表,下午三時半。衝擊七小時隱藏目標失敗,既然如此,不妨休息一下。

抖了一分鐘,開始在「轉埋個彎就到」的密林路快步。

一隊橙色戰衣少年(兩男兩女)衝上來,輕鬆越過我。

轉兩個彎後,見橙色戰隊停在路邊,其中一少年抽筋。

我越過他們,他們友善地向我點點頭。

幾百米後,橙色戰隊又衝上來,輕鬆越過我。

我沒有能耐追逐青春,只好繼續輕鬆快步。

離終點尚有大概三公里,泥路轉入石屎路,走了幾分鐘,又見橙色戰隊停在路邊。今次是一少女抽筋。

我又越過他們,他們又友善地向我點頭。

又過了幾分鐘,戰隊停在一個彎位。今次是另一少女抽筋。

我見他們又友善地向我點頭,而他們面目不猙獰,不帶柒氣,所以我斗膽說:「你地不如試下快步,反正你地跑步,我行路,最終我都係追到你。」

四人互望一番後,其中一人說:「咁,仲有幾耐先到終點呀?」

「兩公里左右,」我當然不忘加多句:「轉埋個彎就到。」

我補充:「轉埋個彎就到一個涼亭,之後衝一段泥路,就到終點。」

知道終點在望,四人吐了口氣,攤在地上。我亦轉個彎,到達涼亭。

三位隊員坐在欄杆上等我,Homan 說:「一起衝向終點吧。」

哪麼就一口氣衝下山!

最後的下山路其實是整條港島徑最崎嶇一段,不過我們無視路面凹凸、地上滿佈樹根、破爛石級、廢棄水管,我們熱血地衝衝衝!

一邊衝,隊友們一邊討論:「環島行比賽氣氛不及毅行者,山徑冇工作人員註守、冇得 doo 手帶,比賽者同主辦機構冇乜交流。」

「垃圾袋就多過頭,收垃圾條友真係大鑊。」

「假如唔係善事,自己柴娃娃去行港島徑同參賽冇乜大分別。」

主辦機構可能為了吸引更多參加者和善款,所以來者不拒,以致參賽者眾多,又分成多個組別,可惜起點和起步時間錯配,令參賽者眾同時擠在相同路段上。

擠在一起,本應可以營造比賽氣氛,不過主辦機構和網上散播着「條路好 X 易行」之錯覺,結果令參賽者質素騎呢。

試想想,當黃金寶進行單車比賽時,賽道旁邊殺出幾輛四輪車(時租 $45);非洲選手進行馬拉松時,不停有港男港女飛撲出賽道、一字排開 V 手勢影相,這會是怎麼樣景觀?

似乎主辦機構應該給自己和參賽者一個清晰的答案 — 你要搞的,究竟是比賽,親子活動,還是嘉年華會?

揸兜馬拉松幾年前已清晰了。它把十公里賽事擺在另一條賽道舉行,並放任參賽者,由他們奔走行、急剎、一字排開 V 手勢影相,甚至 hea 在路邊,看海看日出。

打算 hea 的、志在參與的、和全程投入的,他們懂得各取所需,只要主辦機構不要硬把所有人放在一起。

有人會認為,這是慈善活動,何需介懷?

由於香港已經進入全民運動的時代了,所以我們冀望人們除了技術和體力外,運動的態度應該相對提升。至少令大部分參與者投入,才會營造比賽氣氛,才不會騎呢。

衝落山的這時候,原來我是這樣嚴肅地思考問題,真是一個有責任感的公民!

拍一拍 H100 標距柱,大步衝過終點。

Willy 及 Alex 基還未來得及影相,一個工作人員跑過來,說:「快讓開,睇車!」

一輛私家車駛向終點,我屈在路邊,與 Patrick 寒喧。 Dash24 的 Patrick 今天不 Dash 了;他參加了公司隊,不知是否服了禁藥,或者採用了「原定計劃」,他們以 6 小時 10 分摘了組別冠軍。

私家車仍塞住終點。往後的參賽者們無奈地站在路邊,儘管完成了五十公里賽事,終點前臨門一腳,冇得衝線。

Dash8 幸好走得快,以 7 小時 27 分擠進組別第十五名,無須站在終點前空悲歎。

回想我們四人為了這個比賽,不知在港島環山度過多少夜?吃過多少餐麥當勞?到頭來,原來是「高高興興起步去,騎騎呢呢終點來」。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