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3 13.13.46

中俄朝遊(11)朝鮮的吃喝玩樂 + HD video

平壤乘火車到丹東,火車是國際專列,比在朝鮮幾天裏所見的客車豪華得多。藍色的柴油火車頭拉着十幾節白色車卡,頭幾卡往北京,我坐後面的丹東卡,抵達朝鮮邊境新義州時,列車分成兩列,一前一後渡過鴨綠江,前車往北京,後車以丹東作終點。

平壤至新義州短短二百公里,不停站,卻花了七小時,因為路軌是築在四、五米高的土墩上,彎彎曲曲,大部分時間車速不高於 50km/h,而且行行停停,像八十年代我乘搭過的舊京廣線差不多。

火車沿途不能拍攝,同車的國內人和朝鮮人也提醒,看來真的有限制。(第六篇及上篇已提及,我團性質較特殊,檢查寬鬆,但別人的善意提醒,也樂意收下)

所謂「深度遊」

中俄朝遊(11)朝鮮的吃喝玩樂 + HD video

中國製硬臥列車。

火車一出平壤,就是一望無際的田地。時歷春秋兩造之間,翻土機正翻土 — 曾看過參加所謂「深度遊」的遊客的遊記,說農民用手翻土、大鑊飯關係,導致工作不積極、土地貧瘠……作者不忘加一句「小孩們都目光呆滯」包裝一下。

作者一邊說人手翻土,一邊說未見收成 — 農作物早已收割,土正翻,何來新造?作者甘願前後矛盾,砌一輪生豬肉,原來是為描寫廿幾年前北韓大饑荒鋪路。

當地人說,五月是插秧時分。親眼所見,農田是用翻土機翻的。朝鮮在 50 年代自行研發兩種「現代化」的機器,正正是翻土機火車頭

實地所見和歷史佐證,土是機器翻的。當然我不敢排除,這又是西方主導思想下,二百公里的田地和翻土機都是造給火車乘客看的布景。

中俄朝遊(11)朝鮮的吃喝玩樂 + HD video

新義州。

不過,我對於「自行研發」的火車頭有所保留 — 據史實記載,當時朝鮮一部分「自行研發」火車頭其實是從中國的改裝過來。姑勿論是自行研發抑或改裝,火車頭是柴油發電,像中國的東風、和諧,和香港的亞歷山大火車頭,所以,火車走得慢,並非西方傳媒所述「北韓電力不足」,原因是上文說過,鐵路走線猶如舊京廣線

這列火車上,遊客佔約一半,另一半是往中國的朝鮮商人、遊客和中學生旅行團。學生的外套,當然掛上襟章,但背脊印上 North Korea,而不是 DPRK!?這是「封閉」嗎?所謂「開放」與「封閉」、「深度遊」與「大媽團」,只是觀點、角度和團費的分別。

未到朝鮮前,我早已知道現今的朝鮮半點不神秘(另看第六篇《不神秘的北韓 + 旅遊資訊》),也不斷反思東西兩邊主導思想(像現今的學生上通識堂一樣)。事實上,過去的朝鮮是相對現在封閉;時代前進着,有些人卻永遠困在過去裏,到了不能自圓其說時,就出絕招:「演員」、「布景」、「特權階級」,還有必殺技「歷史是可以被更改的玩意」!?

第六篇說過,國內人不會認為「北韓很神秘」、「鐵幕」、「好危險」等等。朝鮮人在胸前掛上襟章、計劃經濟、沒有廣告牌、井井有條……不就是七、八十年代的國內嗎?現在的朝鮮在政治、社會制度和景觀十足文革至全面開放這段時間的內地,因此,一些內地人說,喜歡到朝鮮旅遊,正正是能夠懷緬昔日的內地。

開放旅遊?

西方經常警告我們,到北韓(朝鮮)這些不能說、那些不能談,也絕對不能和當地人接觸,當地人永遠是「表情冷漠、眼神呆滯」……香港地鐵裏,除了低頭打機上網,車廂乘客不是同樣「表情冷漠、眼神呆滯」嗎?當在街上遇到外國遊客,大家會不會主動送上親切笑臉?我們卻自豪地說「自己活在自由下」,真諷刺。於是,我冒着被拉被鎖的風險(當然我不是這樣認為的,和當地人討論為甚麼朝鮮不開放旅遊,或者逐步從某些城市開始開放?

金字塔

讀過小說《後園》的讀者大概知道,「金字塔」是故事裏的裝置,那麼「金字塔」和「開放旅遊」有何關係?

平壤的名字解作「平坦的土壤」,的確是非常平坦的土地,加上沒有屏封樓,因此從平壤各處都能夠見到一幢超巨大的「金字塔」,比普通幾十層高大廈高出很多。

這是著名爛尾柳京飯店。樓高超過 100 層,從 1987 年開始興建,至今未竣工。有說已爛尾,有說籌旗中,有說已經起緊……眾說紛紜。

由於是私人地方,亦非景點,我多次經過,只能從外拍照。當地人透露,托西方傳媒把朝鮮打造成「神秘國度」,十幾年前已有開放旅遊 / 自由行計劃,實行賺外匯!不過,平壤甚至朝鮮面對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足夠酒店。現今平壤的酒店房數量不足以接待更多遊客。有推算,若今日突然開放旅遊,平壤酒店房價會飆升至 US$600一晚,而且交通及基建也未能配合。

我深信不久朝鮮將來會出現「朝鮮特色的社會主義」或「新時代主體思想」,也許會變成像國內一樣五光十色,因此,到朝鮮一看是頗緊急的,一來也許付不起 US$600 一晚房租;二來,說不定如柏林圍牆突然倒下……總之,蘇州過後矣!



未有留言

新增留言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