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114

新資本主義(四)– 大企業

大企業

之前介紹過我以前服務的公司的事(另看:Blog 與 iPod),不過近來聽到朋友 A 的描述,覺得我的故事與他的經歷相比,簡直小巫見大大大巫。

在資本主義社會裏的企業,當擴展到某規模後,就會出現管理上的疆化,因為當企業變得量產及多元化後,如果不分拆成獨立的細小公司,龐大的系統於運作上就趨向機械和規律化。套上藝術理論,企業生產力會增長,但相對缺乏了創造力和獨特個性。過去,當人們深信社會主義是洪水猛獸的時候,他們同時奉信資本主義的優勢就是企業能夠自由和進取地拓展業務,而資金亦能自由地運用。不過,大家不要忽略,現在仍然有些所謂「資本主義 + 民主」國家設有外匯管制和貿易保護主義。

我的朋友 — 朋友 A 服務於香港某公司 — 就稱它為「大企業」。它是一間製衣廠,不過被包裝成專業設計公司,骨子裏仍然是 cheap cheap 製衣廠(按:我曾經與香港設計界有工作上往來,發覺大多數設計人不知道,在香港他們不可於職銜上稱作「專業人士」。所謂「專業」,是指需要考取認可資格的行業,例如醫生、護士、律師、會計師、某些投資和地產經紀等等。)

(由於這事件最後會訴諸於法律,所以事件裏的名稱和細節會與事實有出入。)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八日

 

朋友 A 的自述

早上九時四十五分,返回座位,第一件事就是扭開收音機,啟動電腦,然後沖一壺茶。茶泡好了,我亦投入工作。

首先打開 Lotus Mail — 這是一套古老而且少人使用的電郵系統,優點是閱讀不到英語以外的語言,因此國內的客户只好以英語與本公司聯絡,或者不聯絡。

對我們來說,少了客人便少了工作,反正以公司角度看,國內客人相對美國的買家訂單少,而且賄金亦少(見下文)。最重要是,本公司是一間「大企業」 — 雖然以香港貿易發展局發出的定義,本公司只屬於中小企 — 不過老闆喜歡沉醉於自我幻想,又好大喜功,由他吧!

上司規定,每天首要處理的事,就是閱讀上司發出的電郵,以理解公司最 updated 的運作情況。

可是,這位上司工作能力較遜,加上她半年前才從別公司「空降」,所以不太了解「大企業」 的實際運作情況。據人事部的八婆’s 小道消息透露,上司由於在舊公司虛報學歷,而且工作表現差勁,所以被勒令「自我辭退」。

上司亦不知道對於一般員工(包括我),當閱讀所有電郵後(不包括回覆),時鐘已經指向上午十一時或者更晚。對於英語能力不強的同事(幸好不是我),往往要花更多時間看電郵(不包括回覆)。

上午十一時了,「大企業」 開始「正式」運作,不過某些部門的主管現在才施施然回到公司。

我第一件工作,就是繼續完成昨天 OT 後仍未完成的工作。咦,既然昨天 OT 了,還會有未完成的工作?在「大企業」 裏, OT 不等於工作時間延長 — 曾經發生一件事,由於必須於 deadline 前完成一個 project ,我們整 team 人 OT 了兩天,Project 最終完成了!第三天放工,所有人準備離開時候,上司叫停:「你們為甚麼不留下工作?」

「工作已經完成了!」我們說。

「可是前兩天你們留下 OT ,今天怎可以早退?」

「我們沒有早退,是準時放工。」

「既然昨天 OT ,今天怎可以不 OT ?假如老闆知道我們不用 OT ,他會怎樣想?他一定覺得我們這 team 沒有工作可做,那麼我們在公司裏就沒有存在價值。」(按:此論調富有啟發性,亦發現普遍存在於本地其他公司裏,死未。)

自此之後,我一有空閒,便留在公司 OT 。時間不可以白廢,所以我便利用這段時間處理「自己公司」的業務。

我要說明一點,當我未加入公司前,我已經創業。而且根據與「大企業」 的僱傭合約,只要不從事與「大企業」抵觸的業務,便沒有問題。因此,除了我,公司內還有數位同事經營自己或家族的業務。

他們的業務有:影印店、茶餐廳、洗水廠、時裝店、補習社等等。

「大企業」的客户是美國某幾間大型連鎖商店。假如讀者對美國消費市場有認識的話(如果不認識的話,請不要問,直接相信我的話好了。),這幾間大型連鎖商店以將價就貨、把生產線設於第三世界或發展中國家以降低生產成本,達至價廉。

之前提及的賄金,是由「大企業」付予大型連鎖商店的買手,否則無論我公司出品如何價廉物美又有創意,買手根本不瞧一眼。

賄金是單價之 5% ,有時候,買手會私下退還 1 -2% 予「大企業」的 sales ,當然不會讓老闆知道。

忘記介紹 — 我是「大企業」的服裝設計員。服裝設計員的工作是抄襲歐洲的流行服飾。為了降低生產成本,需要把複雜和成本高的設計簡化,用料要平,完全不需 design 或 re-design / modification,但又不致於紙過紙般乏味。

所以,我是服裝設計員,不是時裝設計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