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4081

深山大鐵板 — 發現沙頭角支線鐵路路軌

2012 年行山人士報告發現鐵板,照片中見鐵板邊緣。

2012 年行山人士報告發現鐵板,照片中見鐵板邊緣。

前言 — 2012 年

2012 年,兩位行山人士偶然在馬鞍山一帶發現一個人工洞穴,洞穴垂直,深約四米,目視下底部呈一片大金屬板,邊緣露出,其餘部分被泥土淹沒。用腳踩,能聽到回音,懷疑地下內有乾坤。至約 2013 年,行山人士向我提起此事,後來不了了之。至 2016 年年中,因其他事務緣故,重提舊事,於是立案調查。

2017 年 1 月頭

初部查探

2017 年 1 月 1 日到現場視察。洞穴位於海拔約四百多米深山,遠離山徑,亦沒有獸徑或小徑前往。先從洞穴上方目視,看見疑似人工平面,呈正方形,看見懷疑邊緣。洞穴深約 4-5 米,下降洞穴後,以腳及石塊踩及敲打該平面,確認地下傳回回音。

該處的數公里外於 20 世紀初有小規模試掘,曾發現幾個試掘礦洞,因此初部懷疑是被封閉了的直井(注:直井並非指礦坑) 。不過,根據文獻及對照手頭上馬鞍山礦場露天及由老礦工提供之 280、240、192 等地圖,此位置與礦場距離甚遠,加上海拔高度因素,假設與馬鞍山礦場無關。

初部查探詳情及更多照片,可見香港大笪地相關紀錄及影片:馬鞍山神秘地洞及大鐵板

 

2017 年 1 月中

現場挖掘

三星期後,5 人帶齊工具到現場挖掘,發現並非鐵板,原來是一截鐵路路軌

起初誤認為鐵板,因為路軌畢直,而有一樹幹及根部呈一直線,及巧合地與路軌呈 90 度角,於是令人產生錯覺。

鐵軌嚴重生銹,估計年代久遠,故量度時以英吋記錄,尺寸為 2″(頂闊) x 3.5″(底闊) x 4.5″(高),長 82″,側面隱約有網狀圖案(見下圖)。

挖出鐵軌後,繼續沿四邊挖掘,包括向下挖約 0.3 米(一呎)深,仍是泥土,未有預計的堵塞直井及其他發現。

雁谷迷徑鐵軌示意圖。

雁谷迷徑鐵軌示意圖。

 

2017 年 2 月

清潔及重新量度

2 月時偕同 2012 年發現者,帶同清潔工具,清潔部分鐵軌,發現:

  • 鐵軌一端被割斷,切口整齊,但與路軌並不呈直角;
  • 另一端有一個圓孔,估計與另一節鐵軌連接之用;
  • 鐵軌上未發現文字及品牌等資料。
  • 未發現清晰之網狀圖案,估計是嚴重生銹致金屬表面凹凸不平所致。

拍照記錄後,將鐵軌埋回泥中,儘量保持原狀。

關於回音

該處是人工開發的垂直井狀結構,底部積泥平坦鬆軟,估計是經年雨水把泥土從上沖下堆積。嘗試在井內不同位置腳踏,回音集中在近中央位置(原先以為鐵板位置),並確認回音來自地下,並非洞穴岩壁反射。之後,在近中央位置繼續向下挖掘,至 22 英寸,仍是鬆軟積泥。在 22 英寸下敲打,聽到回音從下反彈。

由於未準備發挖工具,未能繼續挖掘,所以不能推斷回音原因。

估計及跟進

  • 對比現今鐵路路軌尺寸,並非現時香港鐵路使用的尺寸;
  • 對比幾公里外的馬鞍山礦場的礦車路軌,並非礦車使用的尺寸,因此推斷並非礦場物資;
  • 據文獻記載,九廣鐵路從窄軌轉闊軌後,窄軌用於沙頭角鐵路。大膽估計,當時沙頭角鐵路結束,一批路軌當廢材運到該處拋棄或作其他用途,唯未能推論為何路軌(和洞穴)會在高海拔位置?
  • 所謂「其他用途」,其中一可能性是當作支架使用,於開採洞穴時將沙土從下抽出。

相關人士討論後,幾個假設中最大可能性是沙頭角鐵路路軌,於是又作以下跟進:

  • 大埔鐵路博物館展出沙頭角鐵路火車頭,故前往博物館量度路軌尺寸,但發現火車頭置於現代尺寸路軌上,並非當年沙頭角鐵路原裝路軌;
  • 去信鐵路博物館查詢,館方回覆,未有沙頭角鐵路路軌資料;
  • 去信香港歷史博物館查詢,至今未獲回覆;
  • 沙頭角友人查詢沙頭角鐵路原裝路軌尺寸,獲得回覆。

 

沙頭角友人回覆

沙頭角村村內商店保存了一截完整、狀況良好的沙頭角鐵路路軌,並熱心提供路軌尺寸及照片。

路軌尺寸為約 2″(頂闊) x 4.2″(底闊) x 4.2″(高),與洞穴中路軌非常接近,而當中誤差相信是生銹令金屬膨脹及脫落所致。

推論

據文獻記載,九廣鐵路英段於 20 世紀初改用標準路軌後,把拆下來的窄軌路軌修建沙頭角鐵路,但沙頭角鐵路距離短,未用盡所有路軌。暫時推斷,洞穴內路軌是修建沙頭角鐵路後剩下之路軌或鐵路停辦及拆卸後,成為廢材運往山中用作發掘洞穴的支架。若大家有進一步資料提供,歡迎與我聯絡或到香港大笪地留言及討論。

17-2-2017 過去原來亦有發現

報告刊出當晚,於香港大笪地網站收到會員回覆,表示於約 40 年前於大埔錦山發現相同規格路軌,一直保存至今,並上載照片。詳情另見香港大笪地網站。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