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au-1-may-07

白痴仔發達之路 + 香港茶餐廳 III

白痴仔發達之路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於旺角荔枝角道麥當勞,我正吃著新出 Big n’Tasty 漢堡(其實在美國已經出了差不多十年),坐在旁邊、貼近窗有兩名男子。坐在我旁邊的,大概十七、八歲,擁有會考零分起、一分止的氣魄,MK 衣着 — 我稱他為「白痴仔」。

當我捧著食品坐下時候,二人已經興高采烈地討論着。我最初沒有留意兩人話題,直至「白痴仔」向坐在他對面的男子說:「我真係好想自己可以好似你咁成功!」

我好奇(也好學),立刻留意這名「成功人士」– 他大概十九、二十歲,穿 MK 荷里活中心出售的老西(即是時下婚禮男家兄弟團一律穿着的款式)。樣子嘛,不過不失,好像時下台灣和韓國的組合般 — 面目模糊,多看幾眼也不會令人留下印象。

成功人士笑幾聲,說:「其實唔掂果個係你。你依家(高音),連 waiter 都冇人請你。」

白痴仔苦笑。成功人士不以為然,繼續說:「我當年都掙扎左好耐先有今日。」

白痴仔雙眼發光,說:「究竟係點?」

「果陣讀完書,我做咗一輪野,先發覺要為將來打算,一定要賺多啲錢。」

「但賺錢好難。」

「唔難,你知唔知出面有幾多有錢人?你知唔知佢地係點賺錢?」

「點呀點呀?」白痴仔眼睛繼續發光,照亮麥當勞。

「好容易,例如買樓,你十萬蚊買番黎,四十萬賣番出去,咁咪賺到錢囉。」

白痴仔點頭和應,聽得如痴如醉,絕不是裝出奉承,而是對成功人仕絕對敬仰。

「不過,」成功人仕突然望向窗外,外面只看見始創中心外牆,不知他發現了甚麼?他繼續說:「我踏實,所以我依家學緊炒股票。我學識炒股票後,賺既錢就會投資落啲高增值嘅生意上。」

至於響高增值嘅生意上再怎樣賺錢,我都想知,可惜我趕時間,所以無緣得知「發達之路」。

因此,如果各位有幸於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於旺角荔枝角道麥當勞(始創中心對面)目睹兩人風采,或者聽到「發達之路」下半截,甚至擁有二人玉照,請聯絡本人,好讓「發達之路」公諸同好,造福社稷。

香港茶餐廳 III
馬交五一遊行及警方開槍鎮壓,引證我於《新資本主義(五)-- 馬交的末路狂奔》指出馬交正面臨的危機。看過上述文章的讀者,必定知道我不是馬後炮,而且明白「香港還有董建華,澳門只有何厚鏵」這道理。(補充於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

馬交五一遊行及警方開槍鎮壓,引證我於《新資本主義(五)– 馬交的末路狂奔》指出馬交正面臨的危機。看過上述文章的讀者,必定知道我不是馬後炮,而且明白「香港還有董建華,澳門只有何厚鏵」這道理。(補充於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

此見聞或許不應當作《香港茶餐廳》系列,因為將要記述的,是關於掛上「馬交」概念(亦可被視為「末路概念」)的「馬交茶餐廳」。

雖然它收費貴,不過味道品質比一般茶餐廳好,這是不爭事實。

下午三時許,我走進銅鑼灣「馬交茶餐廳」,準備點下午茶餐。

結果吃了一個不錯的正價午餐:焗羊肉飯 + 咖啡或茶。羊肉稔,而且充滿羊羯味,份量也足夠。

不過,為何我會從廉價下午茶餐 upgrade 至正價午餐?因為午餐除了美味外,還粘有馬交的暴發味。

「我想要呢個下午茶餐。」我甫坐下,指著菜牌,對侍應說。

「對唔住,我地電腦系統壞咗,落唔到單。」侍應回答。

「電腦壞咗,同落單有乜關係?」

「我地用電腦落單,電腦壞咗,咁廚房就收唔到 order ,所以下午茶要暫停。」

「你地唔可以直接同廚房講嗎?」

廚房就在我的左手邊,距離三米。侍應只要像一般茶餐廳,寫一張畫符似的單,或粗魯點也不妨,向廚房大叫一聲,問題不是解決嗎?

「唔得,一定要經電腦,不過你可以 order 午餐。」

「吓,午餐就唔駛經電腦?」

「係呀,真係唔好意思呀。」

結果點了午餐。

食物究竟由電腦做或是廚師做呢?我知道,你(讀者)或者知道(希望你知道),不過,仍在「末路」上「狂奔」的馬交人似乎不知道。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
(補充於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