烹飪界的造物主:Samba 森巴 fusion 菜食評 - egg studio & entertainment since 1997
samba

烹飪界的造物主:Samba 森巴 fusion 菜食評

  • 於 26-2-2020 更新
  • 昨天友人(下稱壽星仔)生日,設宴於老尖諾士佛階 — 其實是美麗華商場的擴建部分,不知道與諾士佛臺有沒有關係?

    一聽店名「Samba 森巴」,以為是巴西菜或巴西燒烤,怎料甫抵達,看見招牌下面,印着十分細小一字:

    fusion

    幾天前,我在某茶餐廳菜牌上看到「羅漢齋」,然後是「飯或意粉」。朋友立刻說:「羅漢齋意粉!好 fusion 呀!

    焦糖燉蛋做得十分出色

    真膚淺!Fusion 是這樣嗎?簡單把食物混合就行嗎?無知的人往往以為 fusion 僅僅解作由一堆有創意有勇氣,不過缺乏烹飪基本功兼對各地文化 + 飲食文化一知半解的年輕廚房佬(不能稱為廚師)煮出不倫不類的菜。

    可是, Samba 帶給我對 fusion 一次驚喜、一次重新定義

    為何選上 Samba ?壽星仔表示只是隨意在某時薪 $70 打手飲食網站瀏瀏,看見打手吹捧,就來試試。

    入座,餐廳面積只有四百多平方呎,開放設計,與商場打通。幸好商場人流不多,未致對餐廳氣氛構成滋擾。

    而且 / 十分不幸,餐廳入座率僅有一半,令環境更加清靜 — 幾小時前電話訂座時,侍應報稱今天十分爆滿,不過拍心口說,必定能夠騰出吉枱云云。

    男侍應彬彬有禮遞上菜譜。菜譜十分複雜,結果要勞煩彬彬有禮男侍應向我們解釋。

    一輪盤算、組合後,點了超過十個菜式組合。

    先上湯

    湯有兩款。我喝的是蕃茄蘿蔔湯。這個湯有大路西餐廳的水準,湯濃度適中,感覺似在舌頭上慢慢融化,味和厚度久久不散。

    鄰座友人喝另一款湯。湯上淋了辣椒油。友人喝後,只說:「除辣外,甚麼味道也沒有。」

    然後,所謂「前菜」上枱

    1. 一片薄薄、黑色的圓形東西,五厘米闊,用一片厚厚、深色,亦是五厘米闊的圓形東西承托着。先用刀叉一分為二,我吃掉一半,另一半被友人吃了。其餘四人沒吃的份,因為實在太細片了。噢,薄薄的原來是鵝肝,厚厚的是「不詳」。廚房佬把它烤焦了,結果變化為鵝肝 fuse 「不詳」 fuse 碳。
    2. 串燒牛肉;碟子大、牛肉少。今次我搶不到(不過鵝肝比牛肉貴,沒蝕本)。
    3. 幾片煙三文魚,放在沙律上,份量少得可憐,幸好我仍搶到一小片。一小片,真的一小片,放進口裏已經消失了,何嘗嘗其味?
    4. 一埋深色的「不詳」浸在深色的汁裏,份量十分大,足夠六人每人一小口,不過嘗不出是甚麼?
    5. 本來以為前菜到此為止,突然發現蠟燭旁邊還有一道菜。它是用闊口的香檳酒杯盛着天使麵,麵上放了「不詳」和一隻蝦,驟眼以為它是的蠟燭,外貌獨特令所有人看不見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