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6512

災後 30 年 — 切爾諾貝爾之行(2):30km 疏散區及四號反應堆

 導遊 Dennis 以前在軍隊裏負責救援和緊急工作,他與檢查站駐守軍人熟稔,後來知道,他上月曾替歐盟政府拍攝疏散區的 VR project,看得出他對疏散區的「硬件」和「軟件」都熟悉。

導遊 Dennis 以前在軍隊裏負責救援和緊急工作,他與檢查站駐守軍人熟稔,後來知道,他上月曾替歐盟政府拍攝疏散區的 VR project,看得出他對疏散區的「硬件」和「軟件」都熟悉。

30km 疏散區檢查站前的道路。

30km 疏散區檢查站前的道路。

不止普里皮亞季 (Pripyat),整個 30km 疏散區也有很多值得看的地方。寫遊記時,為了讓大家容易掌握疏散區的地理,我先從住宿的切爾諾貝爾市(Chernobyl)開始,沿路北上,寫至切爾諾貝爾核電站(NPP),經過核電站後,繼續走兩公里到達普里皮亞季。

30km 疏散區

疏散區裏以幾條畢直公路連貫,平時來往車輛不多,某幾處設有軍人駐守的檢查站,除了進出 30km 疏散區外,從 30km 疏散區進入 10km 疏散區亦要檢查。離開時,人和汽車都要量度輻射。

Children’s Camp Emerald

這裏有差不多一百幢小木屋,是核電站員工及家屬度假營。營地位於小山崗上,過去沒有樹木遮擋時,能夠飽覽一片廣闊的湖……噢,這個不是湖,而是核電站的冷卻池。過去和現在,冷卻池都不曾是一潭死水,現在在核電站外的水道裏,長了不少鯰魚,大的有兩米長。也許見慣遊客,牠們會聚在橋下,等待旅客拋下的食物。

Kopachi 的幼稚園

距離營地兩公里,在冷卻池畔有一條荒廢村落 Kopachi,它非常接近核電站,在 1986 年核災難時,大量輻射物下降至這村,因此政府除了這所幼稚園外,把全村房屋拆卸並埋入泥裏。據後來的研究,這樣做的確成功減低地面的輻射,卻污染了地下水層,結果至今疏散區裏的地下水也不宜飲用(雖然後來我也嘗過地下水……另見《災後 30 年 — 切爾諾貝爾之行(3):輻射?可怕嗎?》)。

幼稚園外的空地(現在變成了樹林)輻射量仍接近 50 μsv/hr,比稍後的普里皮亞季高出五十幾倍,不過一進入學校內,輻射水平立刻回復至正常。

為甚麼幼稚園會有床位?難道是寄宿嗎?原來是給學生午睡的。

為甚麼幼稚園會有床位?難道是寄宿嗎?原來是給學生午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