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iriver

潮人自傳 (二)

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一日

電梯潮人

幾星期前於旺角地鐵站搭電梯從大堂往地面。同有一名老坑、一名自由行模樣的師奶,和「潮人」一名(此「潮人」與之前的潮人並非同一人)。「潮人」斜戴 trucker hat,穿人猿 t-shirt (我問過不少潮人,他們很多都不懂分辨人猿、猩猩、馬騮、猴子和狒狒);褲,是低腰 bulky 板仔褲,另加一條鐵鍊由褲頭繞過褲檔駁入褲袋;鞋,走不出其他配搭,又是板仔鞋;臉,臉上留點鬚根,目光迷惘但反叛,本來好型,但似唔夠瞓多啲。

這一身打扮,完全係潮人 icon,係潮人嘅制服。(潮人不是要有獨特又突出的個性嗎?怎會有制服這回事?潮流雜誌不是經常用潮人必 check 、必買、必備嗎?既然是量產型,何來獨特又突出?)

「潮人」戴住 Apple iPod 原裝耳筒(我估佢袋裏面應該係 iPod 卦)– 雖然我見過有人光天化日下攞部韓國河流(…sweeter one)出品嘅 mp3 (潮音 mp 衫)充大頭鬼。(2017 年按:年青讀者,如果你唔知乜嘢係韓國河流,你一定要睇睇 Blog 與 iPod。)

老坑、師奶和我入電梯,而「潮人」就隨住音樂節奏 un 下 un 下咁 un 入電梯,好型。

自由行師奶應說:「好火吖!」

老坑用佢嘅年代嘅潮語:「好柒!」

電梯徐徐上升。「潮人」為了貫徹反叛禿廢形象,面朝電梯門,繼續 un un un 。

電梯抵達地面,門打門 — 不過是另一邊的門。

老坑、師奶和我走出電梯,而潮人就隨住音樂節奏、對住電梯門繼續 un un un ,冇出,真係好型、好火、好柒

iPod 潮人

「iPod 潮人」乃業務上往來人士,自誇用 iPod 先夠潮。早前儲夠米買了 iPod nano,前日他無意中看見我那部第二代 iPod ,大嚷:「呢部乜嘢嚟?」

「iPod 囉,同你部一樣,不過係第二代。」我說。

「我未見過喎。」

「梗係啦,出咗好多年。當時出果陣(2003 年),香港都冇乜邊幾個人知乜嘢係 iPod。」

之後,講下講下,又講到 PDA 電話,佢又一輪咀嗡出甚麼 iPhone、Windows Mobile,貌似甚了解,但再講下講下,他未聽過 Palm 和 Windows CE。

之後,他又問 Mac 好不好用,因為他想買 — 因為用 Mac 機好潮:「響沙畢(Starbucks)見人攞住部 Mac 機上網,好型。」

「咁你去豐澤睇睇啦,佢哋做 24 個月分期。咁你想買邊部?」我說。

「iMac 嘛,蘋果唔係出 Mac 機咩?」

「你諗住攞部 iMac 去沙畢上網?」

「梗係啦,iMac 可以上 Wi-Fi 嘛?不過我個 friend 話 iMac 淨係可以無線上網,Wi-Fi 唔知唔得?我個 friend 又話 iMac 冇 IE ,咁咪即係上唔到網,所以我好唔明。」

我立刻回答「下次先傾」,匆匆離開。我期望他早日攞住部 iMac (最好係 24 吋)去沙畢上 Wi-Fi ,一定好型、好火、好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