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拔 5 千米的 5 個湖 -- Gokyo 喜馬拉雅山 EBC(3):慳 20 公里的大 shortcut! | egg studio
DSC02870

海拔 5 千米的 5 個湖 — Gokyo 喜馬拉雅山 EBC(3):慳 20 公里的大 shortcut!

往 Gokyo 之前……

Deboche 是人生交叉點,因為過去和現在,我走了兩條截然不同的路 —

90 年代的隊友。

90 年代的隊友。

90 年代,從 Deboche 繼續往東北,往過去和現在都是 90% 登山者選擇去的 Everest Base Camp。

21 世紀,我選擇做餘下的 10%,往 Gokyo 去。

往 Gokyo 之前,以小小篇幅回憶當年前往 Everest Base Camp 的趣事。

當年的 Day 10 凍到震

從 Namche 用了一天到達世界最高喇嘛廟,找了住宿,就團團圍在暖爐前,半點不想動,因為日落後,外面急降至零下二十度。(當時是 11 月)

翌日清晨,整個山頭積了雪。為了適應高山環境,加上不太習慣在雪上行走,我們不敢上升太快,於是在 Dingboche(4410m)作了另一次 Rest Day。

Chhukhung

Chhukhung

當年的 Day 11 快走 5550m

Dingboche 是只有幾間旅館的小村莊(21 世紀也一樣),毫無娛樂性,所以這天 Rest Day 我們快步走到大約 8 公里外的 Chhukhung(4730m),趕返工似的走上 Chhukhung Ri(5550m),爬升約 800 米比想像中容易,路也沒積太厚的雪。三個人看看風景、大力吸幾口低氧空氣、拍拍照後就急急下山(當年用菲林機,格格都是錢,所以點到即止;我們其中一人連相機也沒有),回到 Chhukhung,這裏只有三間不像旅館的旅館(村民把後欄模樣的房當是客房,他們的客廳就是餐廳),匆匆吃點東西後又急急跑回 Dingboche,怕凍死山中。

後來才知道,這個 5550m,原來是整個 EBC 旅程中的最高峰。

當年的 Day 12 玩大了+ 迷路了 = 高山症

其中一位隊友從地圖看見一條虛線(見上頁地圖紫色虛線),從 Dingboche 越過一個叫 Nangkar Tshang(5516m)的山丘,「直插」下一站 Lobuche(4910m),於是拼着本死無大害精神,勇闖虛線。從 Dingboche 大約上升了三百米左右,發現山徑真的變虛線,越來越不清晰,最後迷路了!結果我們戇居居原路返回 Dingboche,乖乖沿實線走,比預期遲了幾小時抵達 Lobuche。

可能今天玩大了,兩位隊友在 Lobuche 大叫高山症降臨。一人出現頭痛及乏力(他是我們三人中體能最強的);另一人嚴重一點,除頭痛劇烈外,也出現自閉,整晚躲在被裏不說話、不願吃飯……

在小黑山上看珠峰……左邊那個才是。

在小黑山上看珠峰……左邊那個才是。

當年的 Day 13 登上「小黑山」

根據大家登山前協議,大家須放棄出現高山症的隊友,於是,其中一人送我出村(另一人仍自閉),我一個人獨自前往十公里之外的 Gorak Shep(5140m)(當時沒有聘挑夫)。

往 Gorak Shep 的路非常好走,花兩小時就到達了。在 Gorak Shep 吃午飯時,旁邊的登山客 order 一支樽裝可樂,價錢是 HK$90!我喝的紅茶只不過 HK$20(當年香港茶餐廳凍奶茶大約 HK$8)。

趁還有半天時間,走上旅館旁邊的「小黑山」Kala Patthar,以十分十分近的距離觀看珠穆朗瑪峰及喜馬拉雅山山脈。

後來,比較在 Base Camp 看喜馬拉雅山,在小黑山看得較雄偉,因為小黑山對面就是喜馬拉雅山山脈,無遮無擋,而 Base Camp 位於山谷裏,四周視野反而不及小黑山。

當年的 Day 14 Base Camp 遇雪崩

同時在 Gorak Shep 投宿的,是一隊日本紀錄片攝製隊,我和他們一起出發往 Base Camp。從旅館往 Base Camp 只有短短五公里,不過幾乎在冰川上行走(Khumbu Glacier)。差不多到達 Base Camp 時,前方發生雪崩,一整片雪山從右邊的山坡滑下。當時,我和攝影隊第一反應不是逃走,而是攞相機 / roll 攝影機拍攝珍貴雪崩場面!

 雪崩只是電光火石之間的事,拿出相機時,前方已揚起幾百米高的雪!

雪崩只是電光火石之間的事,拿出相機時,前方已揚起幾百米高的雪!

到達 Base Camp,又是拍拍「到此一遊」……突然所有人被外國女人的叫喊吸引 — 這位女登山客在冰與雪之間發現了菊石!幾個人搞了一輪,把菊石弄了出來,外國女人當然歡天喜地,其他人紛紛尋找,希望找到喜馬拉雅山原本是汪洋大海的證據。



未有留言

新增留言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