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sh24

毅行者 2008 回憶錄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九日下午二時, 0833 小隊 — 隊名「Dash 24」– 於北潭涌,踏出破釜沈舟之旅。

隊員有我(Kay)、 隊長 Homan 、電兔 Kendall 、 Patrick。

我心想,經過數月來的密集訓練,要完成一百公里賽事,應該沒有問題。

只係未必能 dash 到 24 ,但又改咗個咁揚嘅名。

至東壩,比原定時間遲,但各人似乎唔太在意。我只不斷提醒自己:記得加水(因上屆忘記在此水站加水,結果未到西灣山就飲晒 d 水)

當時見「山高水袋空」,心裏奈何傷痛。

抵達西灣亭。今次有水有檸檬。隊友響西灣亭抖抖,我唔停步,向 Homan 揮揮手就撇,貫徹「一路行一路抖」策略。

抵達 CP1西灣士多,唔 take 小 break ,直行直過,但見村民捉緊青竹蛇,註足八卦一會。

循訓練時之步伐向 CP2 徐徐進發。沿途爬過唔少「6」字頭和「5」字頭。

抵達 CP2 北潭坳, support team 未到,心寒了一寒,因為冇壽司食。

幾分鐘後, support 人阿基終於抵達,壽司來了!

離開 CP2,成條火龍咁排隊上牛耳山,冇得快。

到達嶂上前,見冇人入 shortcut……

離開嶂上,看見「榕樹澳超級大 shortcut」心裏既忐忑,又失落,愛恨交纏。

上雞公山,繼續貫徹「一路行一路抖」,見別人爆「計」,自己就舒舒服服踱到山頂,比預定時間慢五分鐘。

慢!從雞公山頂至水浪窩之「死亡階梯」一定要慢,唔好好似上屆咁整傷膝頭。

響 CP3 水浪窩大休十分鐘,向 support 各人報告狀態十分良好,膝頭冇受傷。

我 order 焗豬扒飯,但食唔落。

取走另一盒壽司,先行一步,獨自向馬鞍山進發。

行到天梯一半,已被 Homan 及 Patrick 迎頭趕上。幸得 Kendall抽筋,乘機響天梯頂抖一抖。

第四段仍然「一路行一路抖」,貫徹始終。

經過「餐桌」,想起阿昌,及阿基和壽司。

「餐桌」後緩緩上山。致電隊友問位置,得知三人已抵達基維爾營,我回答:「大概十分鐘後到。」

未收線就見到「前面好光喎」基維爾營就在眼前。大概自己記錯位置。

一進營,立即到浴室沖涼。完事後揾到等我已等到發呆嘅 Homan 、 Patrick 響對面帆布下瞓緊覺、 Kendall入咗 pit。

隔離坐咗個報稱上屆行 24 嘅壯男。壯男謂如果六點前去到「針腳」(針山腳),咁行 24 應該冇問題。

之後壯男見佢隊友到達,隊友講另一隊友仍然在茅平。壯男聽後一面黯然。

當時約 1 am,仲有五小時俾我地 dash 去「針腳」。

立刻起撈去「針腳」!

可能起撈得太急, Patrick 漏低手機響基維爾營。佢同 Homan 行番轉頭,我同 Kendall跟住十幾人轉入「狗汪徑」。

小狗們今天應該十分忙,由中午一直汪到依家,而且仲要汪多大半日。

突然,後面一隊鬼佬問:「點解條路冇標距柱?有冇行錯路架?」(NACAM)

「跟住行就得架啦。呢度幾十人,咁易行錯咩。」我說。(NACAM)

最後班鬼佬得知慳咗半個鐘, yeah 咗一聲。

出咗「狗汪徑」,見阿基、阿昌及周恩已大排廷席。

呢處係我上屆嘅終點。今年此時此地,狀態十分良好。

食香蕉一隻,傾幾句,又要上路。

第五段伴着萬千華廈,一面睇風景,「一路行一路抖」。

到達 CP5 畢架山, 入 pit 處理水泡。Checkpoint 內大量妙齡少女吶喊,彷彿身處 MK。

離開 CP5, 行落山路,瞬間被隊友拋離。

一個人在路上,只聽到馬騮打交聲。

教育徑盡頭前,有隊人鬼鬼崇崇企響路邊,眼光光望吓我,趁我遠去後,立即竄入 shortcut 。

抵達金山路, support team 已開晒爐。我嘅焗豬扒飯又翻熱咗,但又食唔落。

按「原定計劃」到達金山 checkpoint (CP6 走私坳) ,氣溫驟降。

四十五分鐘後抵達城門水塘,直奔「針腳」。

5:50 am 到達「針腳」,花咗三十七分鐘上至「針頂」,比訓練時慢七分鐘,同時感覺雙腳乏力,膝蓋外側開始腫痛。

落針山比上山花更多時間。隊友已在停機坪等到發呆。

乏力上草山,禍不單行,因為開始肚餓。

打開背包。咦, PowerBar 呢?原來 Patrick 一早攞走咗!

乏力上草山。咦, 條路無端端有個早餐亭響度?!

立刻精神晒。加速衝上去(此刻隊友應該唔覺我係加咗速,事實上係加咗好多啦)

食咗嘢就有力上草山,亦有心情睇風景,睇見大埔及少少粉嶺。

攻上草山頂,遠眺對面大帽山 – 最高、最後、亦最易上(只要慢慢行)嘅山。

響 CP7 鉛礦坳, 入 pit 食止痛葯後,立刻出發。

仍舊被隊友拋離。止痛葯未生效,所以除咗「一路行一路抖」外,開始要讓人過頭 — 不過只係讓隊號細我最少二百嘅過;「7」、「8」字嘅就點都食住佢。

就係咁,五十五分鐘就由鉛礦坳上到涼亭,比訓練時快咗二十分鐘。

隊友在涼亭等我,一齊上天文台。行程至今大概八十公里,第二次四條友一齊行。(第一次係由起點至浪茄)

到達 CP8 大帽山遊客中心,換鞋再出發。時間是上午十一點多 d  。這一刻,心裏盤算着行 24.5。

第九段 — 希望變架單車出嚟。單車呀、單車呀……

腳痛走唔快。究竟剛才 d 葯係咪維他命嚟?

電兔 Kendall影都冇; Homan 、 Patrick 仍勉強響視線範圍內。

豈料 Kendall行錯路,被我趕上。最後四人一齊到達 CP9 吉慶橋 — 「離終點尚有 9.5 公里」 — 少過渣打馬拉松。

Kendall又入 pit ,我終於冇 pit 入。Patrick 打電話,冇人聽,扭計死要有人聽先肯走。

咁我行先嘞。

12:10 pm 響 CP9 出發。距離 24 只有一小時五十分鐘。

這刻, Homan 講咗一句:「24 個鐘,威一世呀!」

就係咁,我嘅 plan 由 24.5 變為 23.XX!

Homan 聯絡阿基:「買定香檳。」

第十段,由我帶頭快步, Homan 響後面推,及響我 overheat 時淋水散熱,而我心口個「0833」號碼布就令前面嘅「細冧巴」自覺讓路。

走出水塘,尚餘 6 公里,時間係 1:10 pm — 只剩五十分鐘。

急步上引水道,尚餘 4.5 公里。

快步肯定趕不上 23.XX。唯今之計,就只有「跑」!

膝痛 + 乏力 = 跑唔郁

唯有拉住 Homan 及 Patrick ,合埋眼,跑 — 一生人第一次使用嘅力量,稱為「生命推動」。

「生命推動」下,沿途有乜景色?唔知!只隱約知道右邊有條引水道、有幾個路人、有人哎「就快到啦」、「轉埋個彎就到」……

就係果句「轉埋個彎就到」!事實上轉咗好多個彎都未到。 d 彎一個接一個。之後好似有個師奶話:「仲有大把時間喎」,然後又加多句「轉埋個彎就到」。

當時,我已經感覺唔到係「行」、「快步」、定「跑」,只聽到少少打氣聲,同埋「轉埋個彎就到」。

最後,真係轉咗個彎後,見到成隊 support team 揸晒相機企響終點。

0833 小隊結果以 23 小時 53 分 20 秒完成 100 公里賽事。

終點處真係有支香檳,及我嘅焗豬扒飯。(當日嘅晚餐就係呢盒焗豬扒飯)

0833 小隊結果以分組第八名衝線,成為奇蹟。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