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sche-engine

新資本主義(一)– 陳先生(粉葛)

2017 年 remaster:《新資本主義》是自 2003 年起的創作,以綜合一些人一些事而寫成的文章,探討資本主義社會下的人生百態和種種人生百態如何與資本主義互動。

至 2008 年,一共寫了六期,但最終回《模型核心 — 新資本主義與民主進程》因當年工務繁忙,久久未能完成,最後不了了之…… remaster 之際,已着手完成最終回,將快推出(補回)。

此系列刊登於舊版 egg studio 網站,一來排版、內容和網站技術與現時完全不同,二來錯別字超多,三來當年電腦不能打香港字(嘅、㗎、吓、着、裏……全部打唔到)……既然要改正,不如將系列 remaster,另外把幾篇零碎故事加進去,讓大家緬懷一下十幾年前的人和事。


(《新資本主義》系列裏,每期都會有一些與內容無關的照片。)

幾日前我公司有位陳先生打電話上嚟落 order,佢係一個先前幫趁過嘅歐洲客嘅朋友。歐洲客要翻單,托呢位陳先生同我接洽。舊客翻單,本應特別好招呼,不過唔稱呢條 PK 為粉葛實有違「實事求是」(當年夏威夷小島日報嘅辦報宗旨)嘅精神。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六日

陳 — 陳先生
我 — 即係我

陳(單刀直入):「我朋友(歐洲客)以前幫趁過你,計平啲好喎。」

我:「我已經計平咗幾蚊(原價 US$205,減至 US$198)俾佢,你響出面搵唔到呢個價錢㗎。」

陳:「我都係幫朋友買,計平啲啦!」

我:「好啦,就計你 US$190,加埋之前個 discount ,我都冇乜錢賺。」

陳:「好啦,我都係幫朋友之嘛,咁你送去我地址啦。」

我:「陳生,我地做批發,唔做門市同送貨,不過你可以上我寫字樓攞。」

陳:「點可以㗎,我啲時間好難就,你依家就送上嚟,我公司響中環 XXXXX……」

我:「陳生,我地真係冇人送貨,如果你一定要,我可以收工後送過去比你。」

陳(開始不滿):「你冇理由要客人就你㗎喎!」

我:「陳生,貨,依家就一定送唔到。如果你派唔到人上嚟攞,或者我地約個時間啦(響某處交收)。」

陳:「黃生(我姓黃㗎,希望讀者們知道啦),你真係冇理由要客人就你㗎!我都係幫朋友(買),你都當幫下朋友啦!」(邊個係我朋友?歐洲客定你?)

我:「陳生,我就係見你朋友之前幫趁過我,所以先計平你。你上唔到嚟(我公司),我收工攞過嚟比你啦。講真,我打埋 discount ,搭埋車送過嚟(你公司),我都係賺餐飯咋。」

陳:「你真係冇理由要客人就你㗎黃生!你知唔知,我隨時打個電話都搵到(批發)平過你啦,不過我朋友(歐洲客)講明一定要幫趁你,我先至搵你,我當幫朋友咋!」

(超!你咪 call 批發,話我淨係買一件貨,睇下人地比唔比批發價你,笨!)當然,我梗係冇講出口,我淨係話:「我地打開門做生意,你搵到平(嘅代理),你咪係幫趁人地啦,在商言商,我唔介意。」

陳:「好啦好啦,我遲啲先 call 你啦。」

(好啦好啦,收皮啦冚家剷。)

一天後,電話響起。

陳:「阿黃哇(好親切語氣,令人作嘔),我係陳仔呀!係咪一四七零 (US$190 = HK$1470) 比我呀!」

我:「好(好你老母),你幾時就到時間攞貨呀?」(當時我想,你條冚家剷,買就買,唔買就過主,反正我會直接同個歐洲客 deal )

陳:「我派秘書過嚟(你公司)攞啦。」

四十歲女秘書下午上我公司,比錢攞貨送客之際,她問:「你地其實係咪淨係做 B-to-B (Business to Business,即係冇做門市)?」

我:「唔算完全係,我地響美國 San Francisco (我用英文講,唔係用中文「三藩市」)有兩間 store ,美國果邊有門市。」

秘:「我響美國 Toronto 讀書㗎,都未聽過你地公司喎。」

我:「……小姐(其實應該係阿嬸),Toronto 響加拿大,San Francisco 響美國加州喎。」

秘:「咁……咁冇嘢啦, bye bye。」

呢類人,真係打靶都嘥子彈。我將呢嚟經歷同大家分享,咪當笑話聽下笑下,知道下香港原來有啲咁嘅人。雖然做得生意就要以客為尊,不過客人都應該懂得到尊重自己,唔好丟自己架先得㗎。如果我係粉葛陳生,就算要俾多一千幾百都要幫趁第間公司,死都唔食回頭草,仲要扮到成隻多利咁,真醜怪!

不過講時講,小佢還小佢,響資本主義社會裏,呢種粉葛的確有其存在價值。資本主義裏,資本家嘅財富係靠勞工(labor) 被集體剝削而創造(然後由財富去主導市場,不過這部分與本章無關),不過,現今社會政治、人文和科技嘅發展已經變得快速,快到唔可能單靠財富、個人或團體嘅努力去主導市場。因此,有些人提出,當代社會需要一種新元素去彌補社會快速改變和財富累積太慢而形成嘅差距。

陳生與其秘書呢類粉葛就自然地成為社會嘅楝樑(即係踏腳石),俾其他人踩住上、俾其他人去得更遠更高。

謝謝陳生!